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小学 > 正文

那些热血飞扬的日子(我的极品女老师)最新章节_ 第四千三百四十七章 魔障!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来源:衡阳新闻网

    “张成,你把我想得实在是太坏了。”公孙蓝兰眉头皱得更厉害了。

    “是吗?我对此深感抱歉。”我眯着眼开口道。

    “不过这难道不正是阿姨的性格吗?以前是,现在也是,唯利至上,也就公孙阿姨你了吧?”

    公孙蓝兰再次皱了皱自己的眉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回答不上来的原因,公孙蓝兰并没有反驳我的这句话。

    “阿姨,其实你根本没有必要对我有着如此的畏惧。”我对着公孙蓝兰开口道。

    “这三年的时间对我来说作用很大,至少我并没有以前那样强烈的要拿回原本属于我自己的东西,现在我倒是更追求随缘,所以阿姨你为什么要这样紧张呢?如果阿姨你不做出这种事情的话,或许现在我已经是带着一片感激的心情找上阿姨了,我们会比现在聊得更加欢快。”

    “为了利益,什么样的事情都会做得出来,我想你也应该如此。”公孙蓝兰面无表情的回答道,看来公孙蓝兰这是在默认我之前的所有分析了。

    “我可不会如此。”我摇头拒绝道。

    “公孙阿姨,你刚刚检查出患上了癫痫病,请问要怎么治疗呢?不要将所有人都想成与你一样,你所在乎的东西在有些人眼里或许真的只是一文不值。”

    “我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公孙蓝兰回答道。

    “我知道这个世界上那样的人很多,但是不包括你。”

    “你应该说不包括以前的我。”我笑呵呵的回答道。

    “所以你觉得现在的你已经脱离以前的你自己了吗?你已经不将利益放在眼里了?”

    “至少不会像是以前那样看得很重要。”我说道。

    “那你为什么要与夏家合作龙泉山项目呢?”公孙蓝兰反问道。

    我笑眯眯的看了公孙蓝兰一眼,倒是没有丝毫奇怪公孙蓝兰会知道这一点。

    “看来现在的夏青对公孙阿姨你是言听计从,什么事情都会对你说上一说啊。”我微微笑了笑开口道。

    “毕竟他的命还被我掌握在手里,他不得不这样做。”公孙蓝兰面无表情的回答道,公孙蓝兰知道这件事情没有必要瞒着我,因为我肯定会了解到的。

    “是啊,这就是夏青的悲哀。”我回答道。

   太原癫痫病治疗的费用; “至于龙泉山项目,那不过只是弱势的一方抱团而已。现在的公孙家与蒋家高高在上,弱势的一方只能想出这样的一个方法来让自己保证能够于魔都有着一席之地,而不是被你们直接扫地出门,这样就太尴尬了。”

    “你不是说你已经不在乎所谓的利益了吗?”公孙蓝兰反问道。

    “不在乎不代表我就会任人欺凌。”我回答道。

    “比起到时候做什么事情都会看别人脸色,甚至还有可能演变三年前的那种事情,我也不得不这样做。”

    “如果你真的不在乎所谓的利益的话,那你现在就应该回到你的昆南,而不是再来到魔都!”公孙蓝兰瞥了我一眼开口道。

    “看来阿姨果然是很不想在魔都看到我啊。”我笑眯眯的开口道。

    “我想阿姨将这两点给弄混了,不在乎利益不代表着我就要时时刻刻对别人的咄咄逼人做出让步。阿姨你别忘了,我之前就跟你说过,我这次回来其实有着一个目的那就是为了报复,三年前的事情我总不能让它就这么过去吧?如果没有足够的利益支撑,我又怎么可能做得到这一点呢?要知道三年前的那些个对手,现在一个比一个强大,如今的我在魔都只是一只小小的蝼蚁把了,想要跟你们这样的人作对,我确实有些太嫩了不是吗?”

    “说白了,你还是想要得到你想癫痫治疗有哪些方法效果最好要的利益。”公孙蓝兰面无表情的开口道。

    “如果阿姨你想要一直保持着这样的一个想法,那我也无话可说。”我耸了耸肩。

    公孙蓝兰瞥了我一眼,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公孙蓝兰对着我开口道:“张成,我觉得现在的魔都你不适合再待下去,你应该回到你该回到的地方,那里比什么都好。”

    “你说的是昆南?”我笑呵呵的看着面前的公孙蓝兰。

    “难道你不觉得昆南更适合你?”公孙蓝兰反问道。

    “张成,你在昆南,完全可以过上土皇帝一般的生活,不需要看谁的脸色,也不需要去考虑所谓的利益。因为那边所有的利益都是你在支配着,你来魔都又能够得到什么?”

    “阿姨,你心里有这么害怕吗?”我眯着眼看着面前的公孙蓝兰。

    “怕?”公孙蓝兰像是被刺激到了一般。

    “我有什么可怕的?我这只是对你合理的建议而已,现在对于你来说难道这条路不是最合适的吗?要知道你在魔都在长三角举目全是敌人,现在你能够在什么地方找出你的一个盟友?你继续再在魔都待下去,只会输得更难看!”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阿姨你就不会对小孩癫痫能否治好我有着如此的畏惧了。”我耸了耸肩开口道。

    “公孙阿姨,我实在是想不明白现在的你为什么会对我有着这样的畏惧,你能够给我一个答案吗?”

    “我想我所说的话已经说完了,要不要听那是你的事情。”公孙蓝兰的眉头皱了皱,显然公孙蓝兰对我所说的话感觉到很是不高兴。

    我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缓缓摇头感叹道:“越想要得到什么,就越害怕失去什么,公孙阿姨你对此已经魔障了。”

    公孙蓝兰的嘴巴微微张了张,想要说什么却并没有说出来。

    “其实我对阿姨你可没有什么太大的仇恨,你做出来的事情也只是商业上正常的手段而已,我完全可以理解,所以公孙阿姨你也不需要担心什么我会对你出手的可能性了。”我对着公孙蓝兰继续开口道。

    “我可从来没有想过要将公孙阿姨你当成报复的对象,所以你是不是应该让你埋伏在这里的人出来了?”

    公孙蓝兰皱着眉头看了我一眼,随后便瞥了瞥身后的那个房间。

    房间门打开,一个手持着佛珠的和尚走了出来。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分隔线----------------------------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