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公务员 > 正文

殊途同归:阴阳路漫漫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329章 你喜欢……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来源:衡阳新闻网

    车子的速度可以用风驰电掣来形容。

    我被卓景抱在怀里,看着他拿着手机提前在联系着医院的医生护士,他的那种眼神我应该是熟悉的,虽然是愤怒,但却是夹杂着着急关心我的那种愤怒。看着他对手机里的的人大声的喊立刻找人在急诊门口准备好,虽然那种习惯性的命令姿态在我平常看来可能是有装腔作势之感,但是那一刻我心里说不感动是假的。好像,在他的脸上第一次看到了他两年前的影子。

    老实说,吐血这么严重的事情我觉得自己应该是害怕的,尤其是吐了两大口,嘴里也满是一种腥甜的味道,但是我居然丝毫都没有不适之感,反而还变态的觉得很舒服,舒服的就好似便秘了一个星期却在崩溃间突然一气呵成的排出去了那般颇有酣畅淋漓之感。

    因此。看着他着急的对着手机吼的样子我有那么一丝的内疚,好像自己是在装病似得,浪费医院的人力资源,张了张嘴:“我没事,我真的没事。“

    “你闭嘴。”

    拿着手机的他厉眼瞪着我,随即继续对着手机开口道:“你是说患者的精神状态?她现在精神状态不正常,对,你吐了大约一百毫升的鲜血还会说自己没事吗!”

    “卓景……”

    “闭嘴,我不是说你们,要准备担架车,她腿脚有残疾,我马上到了。对,你们的速度要快一点。”

    “我没……”

    “闭嘴。”

    放下手机,卓景直接瞪向我:“你给我安静一点听没听见,你有没有事不是你说的算的,要是你敢有事,我不会放过你的。”

    我看着他的眼睛,内心却一阵悸动,刚要张嘴,却看见车子已经开到急诊门口,这阵仗还真的不小。就连小姑夫现在都在担架车前面等着,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什么重要人物,“乔乔。乔乔你怎么了?!”

    车子刚停稳,小姑父就在车外冲着我满脸担心的喊了起来,我起身想要自己下车,毕竟我还没到生活不能自理那份儿上,但是卓景的表情却异常的阴沉,“老实点别动!”

    我被他的样子给吓到了,僵在那里没敢动,只见他好似抱着个易碎品似得,小心翼翼的给我抱了出去,嘴里还恶狠狠的警告着:“要是你在不安静,我就把你的嘴给你封上。”

    一放到担架车上,我就被那些医护人员七手八脚的给按住,然后狂推着我向急诊区跑去,我看着满脸紧张跟在我身边的的小姑父,咧开嘴角笑了笑,想让他别那么担心我的,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担架车推得太快,有些颠簸的到了,我胃里的气再次一涌,头一歪,“噗!!”的又吐出一口热乎乎的液体。

    在医院急诊大厅明灿灿的灯光下,我吐出的那口血异常的鲜艳清晰,红的都有些发黑,但我的身体却没来由的舒服,好似万籁静寂,每一个细胞都好像随着这一口血的出去而拼命的修复,我歪着头在担架车上缓着,脑子里却忽然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吐血的原因----

    降,是我的血在自己破降……

    “你们还愣在这里做什么,赶紧给她止血!!!!”

    卓景的一声怒吼回荡在急诊大厅里,小姑夫上前拉扯住他:“麒麟你别着急,这里是医院你不要这么大声,你放心吧,这医生护士都在这儿呢,乔乔没事的!”

    我抬起眼看向他着急而又有那么一丝苍白的脸,心里止不住的震颤了一下,我清楚自己没事,但是看着卓景这么替我着急,我要说自己没感觉那是假的----

    ‘哗啦’一声,我身前的帘子直接被拉上了,连带着,也遮住了卓景那抓狂的样子,我以为他对我再也不会有这样的反应,我还以为,不管我是死是活,在他的眼里,都已经无所谓了。

    我曾经最爱的卓景,你是不是也没有办法就这么把我放下?可是怎么办啊,就算是我仍旧爱你,我也不会再治疗癫痫的中成药迈出那一步了,我们这辈子,都不可能了……

    “患者,你不要哭哦,不要害怕,我们只是再给你正常的检查,一点都不会痛哦。”

    眼前的医护人员有条不紊的把一些仪器往我的身上招呼,嘴里不停地轻声安慰着,而我的眼泪却像开了闸一般的怎么也止不住,要是他真的再绝情一点,那么我想我们撑死了也就会渐行渐远而已,我不怕他伤害我,因为那样,我总有一天会忘掉的,只要忘掉了,他的一些话也就算不得伤害了,但是我怕他对我好,这样,我真的会放不下。

    明知道答案,但是我却要拼命的克制自己的心意,也明知道自己是一具什么样的身体,是如何的另他厌恶,更加清楚的明白,越想靠近,总有一天会伤的越重,我不承认自己是有残缺的人,但也不得不为世人的眼光买单,不管我是马娇龙还是林乔,我的身体都是改变不了的……

    我一方面欣喜着天生阴阳带给我的能力,但是另一方面,我却又必须承受这阴阳之躯不可能得到的幸福,耳旁响起了南先生的那句话,桃花朵朵,难摘一直……但我的却真的只想要那一枝而已,那枝貌似最近的,却好似永远也没有办法摘下的那枝。

    “奇怪,患者的各项指标都很正常,怀疑是上消化道出血,但是并未检查出……”

    我擦了一把眼泪,摆摆手,直接打断了正在给我检查的医生的话,“我真的没事。”

    现在我自己已经可以确定,我不会再吐了,虫降的毒已经破的差不多了,撑着身子直接坐起来,医生却有些着急:“患者你先躺好,我们正在给你检查,而且已经开启绿色通道,各项结果马上就会出来了。”

    我摇摇头,:“我真的没事,我就是可能……上火了。”我当然不能说自己是被人下降头了,那样的话,下一步大概我就要被推到精神科医疗了。

    “上火了?”医生一脸匪夷所思的看着我,大概我这么淡定的患者他也是头一次遇见,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能看出他想尽量以一副专业的样子看着我:“是这样的患者,吐血不是小事,不管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请你相信我们,我们会尽全力得让你恢复健康的。”

    “我真的是上火了。”

    我一脸认真地看着医生:“那个我以前上火也会吐血的,真的没事,也不用在浪费钱给我检查了,我还有点事儿需要去办,我现在可以回家了吗。”

    “不可以。”

    ‘哗啦’一声,卓景忽然扯开帘子走了进来,两步奔到我的身前满眼冷峻:“我看你要检查一下脑子,你告诉我你是上了多大的火会吐血?!”

    我垂下眼不让自己看他,微微的侧了侧脸,底气明显不足,也不再应声,很老实的躺在那里。

    “麒麟你先出来,让医生给乔乔检查,你先别这么着急。”小姑父又进来拉他出去,卓景则直接甩开小姑夫的拉扯,抬起手指向我:“我警告你,你给我老实的躺在这里,结果不出来,你哪都不可以去。”

    “麒麟!”小姑父大概是看我不说话的样子以为我委屈,看着卓景眼里微微的有些责备:“你担心人家态度也稍微的好一点行不行,哪有随便指着人家的鼻子的!”

    卓景看着我轻哼一声:“我只是不想她死,谁说我关心她。”

    “麒麟!你说话注意分寸,乔乔怎么说,怎么说都是……都是我的侄女儿!!”小姑父也有些词穷,大概是想说我怎么样也跟卓景有过一腿,但是觉得这话现在说有点难堪,所以憋了半天憋出了侄女儿这一说。

    卓景冷冷的看了我一眼,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来:“所以啊,我总不能看着你得侄女,就因为上火而吐血身亡了。”

    我忍无可忍,一屁股从病床上坐了起来:“我死不死关你屁事!!我都说我没事了你干嘛非得送我来医院!!”

    卓麒麟最牛比的地方大概就是让我从感动的情愫中迅速的抽离转化成愤怒,妈的说的话也太让人来气了!吐两口血我就得死了?小爷我命硬着呢!广西癫痫病医院哪家治疗方法好r>
    “患者你情绪别激动,躺好了,卓医生,你们先出去好了,患者的情绪不可以波动这么大的。”

    小姑父有些着急的扯了卓景一下:“麒麟!!”

    卓景脸上的肌肉堪称僵硬,眼里的寒气恨不得把我一遍又一遍的穿透,半晌,才点了点头:“你以为我愿意管你,如果你还想冲我这么喊,那你最好配合检查,否则,你就算是再看我不爽,也不会这么有力气反击的。”

    说完,他直接大步的走了出去,我无语的被医护人员压倒躺在病床上,这都叫什么事儿啊,我就不明白了,他说两句稍微顺耳的话怎么就那么难吗,就算是我们真的没办法在一起,那也不要这么剑拔弩张的行不行?!卓景!算我求求你了行吗!

    被卓景闹了这么一通,我也没心情在跟医生掰扯我吐血的这件事了,一方面糟心着跟卓景的事儿,另一方面却想的都是我被下的虫降,之所以会吐血应该是我体内的血在遇到阴毒时的一种开启的自我保护机制,尤其是有气在往外顶,那股气应该就是我在家里打坐时而在身体里酝酿转换的仙气儿,想通这一切后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如果我想的思路是对的,那我对自己道行这方面真的该惊喜了,原来我还有这种本事呢!

    现在要做的,只是在看看我后脖颈附近的红点还是否存在,这样,基本就可以印证我的推理是不是正确的了。

    躺了大能有一个多小时,我没有再次呕吐的征兆,血压正常,心率正常,化验报告也被送了进来,医生翻看了两下后有些不敢相信的看了看我:“你以前真的上火时就会正常的吐血吗。”

    我点了点头,心里却想,要不是我中降头了谁会没事吐血,每个月已经要流出一部分了,没事儿再吐点,血也是很珍贵的好吗,但是医疗仪器检查不出我是中了降头,所以我只能硬着头皮点头:“我是不是没事。”

    “很少见啊,你不光没事,而且身体各项指标要比一个健康人的还要好,你平常很注重养生吗,免疫系统的防御能力很高,说明你身体连现在常见的亚健康状态也不存在,这次的吐血情况我还们还真的解释不了。”

    那个医生疑惑中又带有几分崇拜的看着我:“你平常的饮食习惯是怎么样的。”

    我也有些惊讶,我身体这么好?

    那我自己怎么没感觉,刨除我命格清晰跟吃了兴奋剂似得的那天,平常的日子我都是一样的该累累,该乏乏啊,垃圾食品方便面之类的我也没比谁少吃,这检查报告是不准还是我身体好是因为老仙儿保佑?!

    虽然我没应声,但是那个医生仍旧有些激动的在那自语着:“你的这份报告真的可以给别的患者当做榜样了,卓医生,患者的检查报告出来了,你快进来看看!!”

    我听见小姑父应了一声,帘子掀起,卓景黑着脸跟着小姑夫一起走了进来,他胸前被我吐已经干涸发黑的血迹还很清晰,脑短路的居然有些心疼那衣服,我穿西装所以我知道他那身会有多贵,就这么被我毁了真是罪过啊。

    “卓医生你看,患者很健康,报告显示绝对没问题得,你们可以放心了。”医生一脸尽职尽责的跟着小姑夫讲述我的情况,一张脸隐隐的还有些激动:“你看看这指标,我很久没见过这么好的了。”

    卓景扫了一眼报告,直接看向医生:“她吐血的原因是什么。”

    医生怔了一下,我想他应该是做着准备看大家长舒一口气的表情的,因为我报告显示很正常啊,那就说明没事,显然没有预料到卓景会纠结这个问题,“恩,这个,不是很清楚。”

    “不清楚?”

    卓景的眉头一紧,眼里咄咄逼人:“我给她送到医院就是想知道她吐血的原因,结果你现在跟我说不清楚,这是隐患你知道吗,我要的不是表面的数据,而是造成她这次吐血的具体原因。”

    医生显然有些招架不住,擦了擦自己头上的汗:“这个,我们也许还得近一步的继续检查……也许有可能是像患者自己所说,只是因为她有些上火。”

  &n北京治疗癫痫专家bsp; “上火?”

    卓景看着他逼近了一步:“这么笼统的词你居然讲的出来,那你总该查清楚他上火的原因是什么,以后该如何避免甚至杜绝此类情况。”

    我觉得真的挺为难这个医生了,邪术这种事不属于医疗范畴,我想就是给我弄来个老专家也未必能查清楚我身上的原因,所以我直接起身,看向卓景:“你别逼医生了行不行,我说了我没事了!”

    “我没跟你说话。”卓景鸟都不鸟我,直看着医生:“你必须给我一个合理的检查报告,这种东西我不会相信的。”

    “等一下。”一直在看报告的小姑父打断了卓景的话,随即又看了他一眼:“麒麟,你先别冲动,我们院的医生都是百分百对病患负责的。”说着,他又看向了我:“乔乔,你之前肾上的那个囊肿做了手术了吗。”

    “额……”这事儿我都要忘了,但是现在要是说我做了手术了,只要随便跟我家里人打听一下就知道我撒谎了吧,挠了挠头:“我还没来得及去做,但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兴许,那个囊肿自己消失了吧。”

    小姑父皱了皱眉:“那怎么可能啊,它会一直长大的,你对自己的身体太不上心了。”

    说着,他又看向那个医生:“明天还是再做个全身检查的吧,她的肾上大概在两年前长过一个良性的肿瘤,明天给她做个尿蛋白电泳分析还要做个肾上腺彩超再看看具体结果。”

    说完,又看了我一眼,拉着医生向外面走去:“对了,还有一个情况我要跟你说一下……”

    等到小姑夫跟那个医生都走出去了,卓景的一张脸仍旧绷在一起:“我真的很怀疑这个医院医生的资质,居然连你是上火的这种话都说的出来。”说着,又兀自冷笑了一声,转头来看向我:“不过你是不是该感谢我,没把你肾上那劳什子邪术的事情说出去?”

    我心口直堵,真的感觉有些压抑,尤其是只剩下我们两人的时候,压抑的快要窒息了。

    长吐出一口气,我尽量让自己可以很平静的抬眼看向他:“卓景。”

    但是当他的眼神一跟我地上,我却又有些底气不足,只好视线下移,看向他胸前凝固住的血迹:“卓景,我谢谢你,不管你说话是多难听,我还是谢谢你,因为你把我送到医院了,所以我知道,你不是那么恨我,至少……”

    “你想多了,你不用跟我说谢谢,我只是不希望你是病死的,我才刚回来,你就病死了,我当然不能让你那么舒服了,这对我来讲未免太没劲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把他的话当成耳边风,使劲的扯了扯嘴角:“这不是你的真心话,至少眼睛又不会骗人,我从小就认识你,虽然你这个人说话难听,但你不是坏人。”说着,我抬起眼看他,:“卓景,我们不要这样好不好,这样很幼稚,我知道我曾经也许给你带过痛苦,但那也都过去了啊,我们就算是当不了朋友,也不要当仇人行不行。”

    这小小的被帘子隔开的空间这一刻却异常的安静,卓景看着我,眼底却微微的有些发红,半晌,他才轻启薄唇:“仇人?林乔,你未免太高看你自己了。”

    我点点头,声音却有些发颤:“是,我高看自己了,卓景,算我求你,你不要再这样了,就算是看着小姑父的面子,也不要再这样了行不行,我是死是活都跟你没关系,我死了不是更好吗,省的碍了你的眼了,你高抬贵手,就当不认识我行不行?!”系岁史技。

    卓景看着我脸微微的凑近,眼里满是薄凉:“当做不认识你?这怎么可能,你这张脸就是烧成灰烬我都能给你拼出来,这辈子,唯一骗过我的感情的人就是你,你以为,你说两句话我就能把一切都忘了吗,你记着,这辈子,我都要你好好的活着,活着,才能弥补在我这儿拿走的东西,死也不是最痛苦的,活着,才生不如死!!”

    “你很幼稚你知不知道!!”

    我也绷不住了,一伸手推开了他,因为用力过大,手上还滴着的什么点滴的针头瞬间就从手背扯了下来,但过度愤怒我压根就没有让我感觉到一丝的疼痛:“我们两年前就已经分手了!没如何检查癫痫有关系了你知不知道,我就算是骗过你我也道过歉了!我不欠你的!!也不需要对你弥补什么!!

    卓景冷着眼看着瞬间抓狂的我,却忽然牵起一侧嘴角:“我知道,你着急想要跟我撇清关系,怕是程白泽回来让他误会了吧,听说你们几次打情骂俏都让我小婶撞上了,呵,真是够让人反胃的,不过我告诉你,这辈子,只要我在一天,你跟任何一个男人都没可能的,不想自寻欺辱的话,你最好让他滚远一点,也不要让我再看到他。”

    我浑身控制不住的都有发抖,看着卓景的脸也觉得不太清晰,我真不明白,大家就好好的相忘于江湖怎么就那么难,他非得把我的心给割开,然后不爽,在撒把盐,还不爽,非得再踏上一脚让我崩溃他才满意吗!

    “卓景,你别太过分了,我跟程白泽不是你想的那么猥琐的关系,我们是好朋友,而且,你也没资格让人家滚远一点,在我的世界里,是你要滚远一点,他是我最重要的不可失去的朋友,而你什么都不是!!!!”

    我几乎疯了一般的冲着他大喊,这道帘子应该不隔音,小姑父也应该是跟着医生站在帘子外的,但是却没有人进来,也没有任何一个声音传进来阻拦,所以我喊叫的声音显得异常的凄厉,嘴里又腥又咸,嗓子几乎都要喊哑了。

    虽然我看不清卓景的表情,但是我能感受到他蓄势待发的愤怒,他两个大步直接奔到我的身前,一把扼住我的喉咙,直接给我抵到病床上,身子顷刻间便压了上来:“你给我闭嘴。”

    我躺在那里,却忽然惨着脸笑了一声:“卓景,我有女朋友了,我不会跟男人在一起了,我喜欢女人了,我求求你,你可不可以放过我了。”

    卓景的手指幕地一松:“你说什么?”

    我的嘴角咧着,眼前一片模糊:“我有女朋友的,我不会跟任何男人在一起的,你放过我吧,我只是个阴阳人而已啊,一个让你恶心的阴阳人而已啊,我求求你,你给我一条生路行吗……”

    “你喜欢----女人?”

    卓景的声音低沉的好似从地底发出,寒气顺着我的脚尖直冲到头顶。

    我咬紧了后槽牙,擦了一把眼泪,终于看清了此刻他复杂的眼,用力的点了一下头:“是,我喜欢女人,我也有女朋友,我跟她,很幸福……”

    “麒麟!你这是做什么!!”

    小姑父终于进来了,他一把扯开了卓景,我瞬间感觉自己的身上一松,卓景的大体格子却被小姑父拉的轻飘飘的就撞到一边的心脏监控仪期上,伴随着却‘哐当’的一记声响,小姑父不禁惊呼:“麒麟!!!”

    我仓皇的坐起身体,本能的想要伸手去拉跟着心脏监控仪一起摔倒在地的卓景,他却六神无主的推开过来扶着他的小姑父,双眼无神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踉跄的走了几步,虚浮的好像喝多了的样子,险些把隔着的帘子也一并扯下,而从始至终,他没在看我一眼。

    听见声响进来的护士看着摔在地上的心脏监控仪器大声的惊叫:“这个怎么摔了!!”

    “没事,没事,我来处理。”小姑父连连的说着,上前想要扶住卓景:“麒麟,你到底是怎么了啊。”

    卓景的脚步一停,手还死死的扯着那个帘子,微微的侧脸看了看小姑夫,声音异常的低哑:“我没事,别忘了让护士给她的手包一下。”

    说完,他松开抓着的帘子,手一甩,大步走了出去。

    “乔乔,你跟他说什么了?”

    我的手还伸在半空中,看着帘子层叠的展开,遮挡住他离开的背影,胸口里是说不清的痛,帘子上满是被他抓出的褶皱,我的牙齿在口腔里轻轻的打颤,好像刚才他抓的不是那帘子,而是我的一颗已经被抓碎了的心,木木的摇了摇头:“没说什么,都过去了……”

    javascript:;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分隔线----------------------------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