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游戏 > 正文

戏精女配[快穿]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98.098 我在书里养反派(4)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来源:衡阳新闻网

    元素当然没有同意, 家里就这点地方, 冰箱买来怎么放?可顾睿禾一脸期待地看向她, 似乎在征求她的同意, 那小眼神让她莫名不忍心拒绝, 她不忍心让孩子失望,最后只得想了个折中的方法,让顾睿禾把雪人送到顾廷贺家里, 放冰箱里冻着, 等明年夏天再去拿。

    顾睿禾想想就答应了,还嘱咐顾廷贺:“爸爸, 你要好好照顾它哦, 不要热着它。”

    顾廷贺沉默许久,只能答应。

    他怀疑白元素是故意折磨他的。

    于是,司机就见顾廷贺艰难地捧着一个雪人,小心翼翼坐到车子里,还不准开空调。

    顾廷贺没有去公司, 特地回家一次,把雪人安置好, 不知为何,做完这些事,他莫名有种成就感,唇角渐渐地扬起。

    一个寒假过来, 元素已经有上万元存款了, 不知不觉, 顾睿禾就要上学了,开学那天,顾睿禾不惊不喜,面无表情地去学校。

    元素奇怪道:“要跟同学见面了,怎么不高兴?”

    顾睿禾有些难过,“我还是想跟妈妈一起摆摊。”

    元素笑道:“妈妈一个人辛苦就够了,我不想宝宝还和妈妈一样辛苦。”

    “可是……”顾睿禾眉头皱起,歪着头道:“没有我陪着,妈妈会孤单的。”

    元素忍不住摸了他柔软的头顶,“妈妈不孤单,等你上完课,妈妈来接你。”

    “那我晚上去陪妈妈。”

    “好!”元素笑笑。

    下午,元素来接顾睿禾,等了很久都没见人来,一个学生家长见了她道:

    “睿禾妈妈,你家睿禾跟人打架了。”

    “打架?”元素谢了人家,赶紧跑进教室,老师正在处理打架的事,一个同班的小男孩正瞪着顾睿禾,而顾睿禾也不服输地死死盯着他,俩人脸上都有擦伤,看起来灰头土脸的,显然是在沙坑里打过,可二人谁也不认输,都不哭不闹地站着。

    那个男孩的家长已经来了,正跟老师道歉。

    见了元素,老师道:“顾睿禾妈妈,你家睿禾跟韩东风因为一点小事发生了摩擦,俩人脸上都有擦伤,我正在批评他们,可问题是俩人谁也不肯说是因为什么打架的。”

    长春市看癫痫病的专科医院在哪里;顾睿禾看了元素一眼,迅速低下头,元素了解他,这种孩子除非刺痛了他敏感的神经,直戳他的软肋,否则他绝不会跟人起冲突。

    元素蹲下,温声道:“告诉妈妈,你为什么跟韩东风打架?”

    顾睿禾抿着唇,脚上的靴子在地上摩擦几下,却不说话。

    元素又看向韩东风,这小男孩也是倔,根本不张嘴,元素有些头疼,这次几岁?就学会男孩打架公约了?就知道有事不能跟家长说了?

    韩东风的母亲也很头疼,元素看了顾睿禾很久,掏出电话说:

    “妈妈还有事要忙,如果你不说的话,我只能打电话给你爸爸来处理这件事。”

    “不要!”顾睿禾眉头紧皱,生怕元素把他推给顾廷贺,他低下头,呢喃道:“韩东风说我没有爸爸。”

    韩东风气道:“明明是你这样骂我的!”

    “我没有!”

    元素沉吟:“你们怎么知道对方这样骂你?是亲耳听到的?”

    “是萱萱说的。”

    “对!我也是萱萱告诉我的!”

    元素弄清事情经过,才明白过来,虽然这个萱萱才上幼儿园,却已经熟练掌握挑拨离间,栽赃嫁祸的基本功,她似乎编造了一个谎言,搬弄是非,成功让两个幼儿园小男孩因为她打成一团,让人不得不佩服她的智商。

    明白之后,元素和韩东风母亲对视一眼,都无奈地笑了。

    这种事她们去找也不好,只能交给老师处理。

    出了门,对方伸出手:“您好,我叫夏柔。”

    元素也自我介绍,夏柔?她莫名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元素很快想起来,夏柔是韩东风的母亲,在小说后半部分经常被提及,虽然韩东风眼下只是个小不点,却是这本书的男配,韩东风跟顾睿禾一样都是单亲家庭出身,但俩人的命运却截然不同,元素后来的结局很惨,但是一直努力生活的夏柔最后和一位公司职员谈恋爱,原本以为生活会过得很平淡,无波无澜,谁知夏柔的未来老公制作出一款网络直播软件,一夜爆红,公司很快上市,夏柔也从一位普通的家庭主妇,变成豪门阔太,夏柔的老公一直很感谢她在自己困难时的帮助,对他们母子很好,后来韩东风长大后考入艺校,成为本国知名的男星。

    韩东风虽然是大明星,却只是原著中并不重要的一条支线,可元素去过穿书的世界,明白哪怕书里一带而过的一句话,在真实世界中,会发生很多书里文字不曾记录的事,韩东风是真实存在的,未来是大明星,继父是上市公司老总,元素虽然不去攀北京铁营医院癫痫科好不好附权贵,可让顾睿禾结交一个好朋友,总比结交一个对手强。

    俩人聊了几句,因为都是单亲妈妈,二人很投缘,周末时,夏柔带着孩子来元素家里玩,元素做了美食招待他们,成功俘虏了夏柔和韩东风的心,尤其是韩东风,嚷嚷着说元素阿姨做的菜实在太好吃了,真是羡慕顾睿禾,天天可以吃这么好吃的菜。

    俩人经常分享玩具,处得越来越好,孩子就是这样,哪怕打一架,转头就忘了。

    这日,夏柔犹豫地看着元素。

    “怎么了?”

    夏柔笑笑:“有人给我介绍了个对象,条件比较普通,看起来也是老实人,我自己拿捏不准,想请你跟我一起去。”

    “好!随时可以。”

    夏柔约的是幼儿园上课时间,孩子都去上课,俩位妈妈才有空,夏柔在这个城市没有亲人,她头婚失败,就希望二婚能找个好的,便想请元素去相看一下,元素跟她来到咖啡店,相亲对象已经到了,三人打过招呼。

    元素点了杯咖啡,偷偷观察他,这男人叫金浩斌,看起来普通老实,个子也不是很高,可眉宇间有坚定神色,看起来也是很有主意的人,金浩斌就是后来的那个上市公司的老总,也就是夏柔的命定爱人。

    夏柔对他似乎谈不上满意,但金浩斌明显对她有意思,一直殷勤地给她倒水,元素见状笑道:“金先生对女生很体贴。”

    金浩斌对元素投以感激的眼神。

    “我这人比较笨,不太会讨女生欢心,希望夏小姐不要嫌弃才行。”

    夏柔摇头:“你一个没结过婚的怎么会找我?你应该知道我有个7岁的儿子。”

    金浩斌笑笑:“我母亲就是再嫁给我继父的,所以我觉得没什么。”

    夏柔这才第一次正眼看他,金浩斌虽然长得普通,可说话很诚恳,不像有些男人看起来油头滑脑的,给人感觉不错。

    元素笑笑:“像金先生这样的男人不多了,这个社会对单亲妈妈有很多歧视。”

    “无妨,有过婚姻才更知道珍惜,我是来找老婆结婚的,并不想仅为了满足男人的私欲,找一个情史单纯的结婚对象,那不是我的本意,把日子过好才最要紧。”

    这个金浩斌倒是有意思,离开时,元素笑道:“你们留个微信吧?”

    俩个大龄青年这才交换了微信,等走出咖啡厅,夏柔问:“你觉得他怎么样?”

    “保定羊羔疯手术治疗很好!”

    夏柔有些惊讶,“你对他评价那么高?”

    “是啊。”元素故意道:“不瞒你说,我这人会看点面相,这个金浩斌面相不凡,将来定有大成就,真要那样,这就是潜力股,等人家真的成名发财了,根本轮不到你,只有趁现在他还没发家时,给抓牢了才行。”

    夏柔笑了:“怎么说的跟你知道他能发达一样?”

    “我说的不会错。”

    夏柔被她说的有些懵,事实上虽然金浩斌没结过婚,可夏柔更倾向于找离过婚的男人,总觉得这样双方条件相当,都有孩子的话,谁也不嫌弃谁家孩子,对孩子也更有耐心,可像金浩斌这种没结过婚的男人,父母都都不愿意自家孩子找个二婚的,她也能理解做父母的心情,谁知现在金浩斌明确表示对她感觉不错,元素又在一旁撺掇,让夏柔有些拿不准。

    “你真的觉得他不错?”

    “关键看你怎么想,我是觉得嫁给他,你将来会享福。”

    夏柔听了她的话,便不那样排斥金浩斌,她跟金浩斌接触了几次,这才发觉金浩斌果然有很多优点,他从不喜欢跟人争论,为人低调内敛,事实上他的条件比她想象中要好一些,眼下他虽然说是公司职员,实际上是自己开了家小公司,这家公司是专攻软件的,虽然夏柔不知道他到底在做什么,可他技术方面好像很厉害,经常熬夜加班,特别能拼,再加上他跟孩子很玩得来,为人宽和不爱生气,对女生也很绅士,可以说出乎夏柔的意料。

    应该说金浩斌虽然长相普通,可其他方面根本不普通。

    夏柔想认真接触一段时间看看。

    -

    一早,元素又去顾廷贺的公司门口摆摊,不是她想来这里摆,是公司员工加了她微信,叫她一定要来出摊,还说他们想死她的鸡蛋饼了,呼唤她的人太多了,这不,元素只得赶来这边,搞了一个“顾氏鸡蛋饼专场”,以满足大家的需求。

    “要吃点什……”元素一抬头就见顾廷贺站在摊位前。

    一身西装的顾廷贺简直享受了所有男主该有的待遇,人长得清俊帅气,家世好,有自己的公司,可以说,不管从哪方面看,他都是标配男主,只可惜他在书里被提到的次数很有限,且还是在几十年后被提及,那时候的顾廷贺已经是个中老年帅大叔,哪怕再出色,可那已经是年轻人的世界了,他也没办法和男主争天下。

    可眼下,他无疑是这个时间段的男主。

    顾廷贺声音低沉:“鸡蛋饼,加鸡蛋、火腿。”

    元素给他摊了煎饼,为什么癫痫病有时会频繁的发作呢?包好递给他,顾廷贺付了钱,拎着饼走了,整个过程看起来极其自然,和平常买东西没什么区别,可远远观看的员工们却纷纷议论:

    “顾总前几天不是要撵前总裁夫人走吗?怎么今天自己来买饼了?”

    “顾总什么意思?难不成是想吃回头草?”

    “顾总刚才的鸡蛋饼是6块钱的吧?哎老板!给我来个顾总同款的!”

    “我要七块的,人没顾总帅,车没顾总贵,工作能力没有顾总强,但我吃的鸡蛋饼比顾总贵啊!!”

    “不是鱼子酱,不是鲍鱼燕窝!不是海参海胆!早餐只吃鸡蛋饼!赚那么多钱,早餐也和我一样吃鸡蛋饼,我忽然明白了人生的意义!”

    元素失笑,给他们定制了很多总裁同款鸡蛋饼,到了上班时间,天上忽然下起大雨,元素推着车想跑,可是雨又大又急,她这车很破,根本没有办法装雨伞,只能找个站台挡一下。

    与此同时,顾廷贺看向窗外的鱼,眉头紧锁,下这么大的雨,她要怎么办?

    他看向楼下,却见元素缩在角落里,三轮车就放在路边。

    顾廷贺给楼下打了个电话。

    保安接到,立刻跑上去给元素撑伞。

    元素疑惑地看他。

    “顾夫人,顾总说了,让你把车推到我们顾氏的大堂,在那卖鸡蛋饼。”

    “…………”

    元素真推去了,要是不去,她这摊子就废了,等她进去,不少员工跑来偷买鸡蛋饼,元素有些不好意思,占着顾氏的地方,赚着顾氏的钱,现在还要打扰员工工作,对顾廷贺没法交代啊。

    几个员工买完饼,偷偷议论:“你们说顾总什么意思?平常公司有一片纸屑都说影响公司形象,眼下让人进来卖早餐?”

    “那可不是别人!那是顾总的前妻!”

    “前妻而已,都离婚了,我记得顾总不是有个挺亲近的女朋友?还经常往公司跑来着。”

    “这你就不懂了,有时候新人可不如旧人。”

    -

    元素在顾氏卖鸡蛋饼的消息很快传到顾老爷子耳中,因此周末,元素便接到顾老爷子电话,要她把孩子带回去吃饭。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分隔线----------------------------